这是一则预言吗?

1. 小强 每天 在村 里晃 悠, 爹妈 看着 发愁 ,心 想这 孩子 将来 怎么 办呀 ;小 明每 日都 苦读 诗书 ,父 母喜
在心 里, 村里 人都 认定 他必 有出 息。
2. 那年 ,小 强和 小明 都是 十九 岁, 小强 跟着 村里 的外 出打 工, 来到 了高 速公 路的 工地 ,保 底工 资三
千块 ;小 明考 上了 一所 重点 大学 ,读 的是 道路 与桥 梁专 业, 学费 每年 五千 多。
3. 那年 ,小 强和 小明 都是 二十 三岁 小强 的爹 妈给 他说 个巧 媳妇 ,是 邻村 的, 特别 贤惠 ;小 明在 大学
里谈 了个 女朋 友, 是邻 校的 ,很 有文 化。
4. 那年 ,小 强和 小明 都是 二十 四岁 小强 在老 家结 了婚 ,把 媳妇 带到 工地 上, 来给 他洗 衣做 饭, 恩爱
有加 ;小 明终 于大 学毕 业, 找了 施工 单位 工作 ,跟 女友 分居 两地 ,朝 思暮 想。
5. 小强 每天 很快 乐, 下了 班就 没事 ,吃 了饭 和媳 妇散 散步 ,晚 上便 和工 友打 麻将 看电 视; 小明 每天
很忙 碌, 白天 跑遍 工地 ,晚 上还 做资 料画 图纸 ,好 久不 见的 女友 跟他 分手 了。
6. 那年 ,小 强和 小明 都是 二十 八岁 ,小 强攒 下了 二十 万, 已是 两个 娃娃 的爹 ,心 想着 回家 盖栋 漂亮
的楼 房; 小明 过了 中级 职称 ,还 是单 身一 个人 过, 心想 着再 干几 年就 是高 级了 ;
7. 小强 在农 村老 家盖 了两 层小 楼, 装修 很漂 亮, 剩的 钱买 了一 群仔 ,让 媳妇 回家 种地 养猪 ;小 明在
城里 贷款 买了 一套 新房 ,按 揭三 千多 ,父 母给 介绍 了新 女朋 友, 在城 里上 班很 少见 面。
8.
那年 ,小 强和 小明 都是 三十 一岁 ,小 强媳 妇从 老家 打电 话来 说: 小强 ,现 在家 里有 房有 存款 ,咱 喂
喂猪 ,种 种地 ,很 幸福 了, 家里 不能 没有 男人 ,你 快回 来吧 ;小 明媳 妇从 城里 打电 话来 说: 小明 ,
小孩 的借 读费 要十 五万 呢, 家里 没有 存款 了, 你看 能不 能找 公司 借点 。
9. 小强 听了 媳妇 的话 ,离 开了 工地 ,回 老家 跟老 婆一 起养 猪, 照顾 父母 小孩 ;小 明听 了妻 子的 话,
更努 力工 作, 去了 偏远 又艰 苦的 工地 ,很 难回 家一 次。
10. 那年 ,小 强和 小 明都 是三 十五 岁猪 肉价 格疯 涨, 小强 的一 大圈 猪成 了宝 贝, 一年 赚了 十几 万;
通货 膨胀 严重 ,小 明的 公司 很难 接到 项目 ,很 多人 都待 岗了 ;
11. 那年 ,小 强和 小 明都 是五 十岁 了小 强已 是三 个孙 子的 爷爷 ,天 天晒 着太 阳抽 着旱 烟在 村里 转
悠; 小明 已是 高级 路桥 工程 师, 天天 顶着 太阳 皱着 眉头 在工 地检 查;
12. 那年 ,小 强和 小 明都 是六 十岁 了, 小强 过六 十大 寿, 老伴 说: 一家 团圆 多好 呀, 家里 的事 就让
娃们 操心 吧, 外面 有啥 好玩 的地 方咱 出去 转转 ;小 明退 休摆 酒席 ,领 导说 :回 家歇 着没 意思 ,返 聘
回单 位做 技术 顾问 吧, 工地 上有 什么 问题 您给 指导 指导 ;
13. 小强 病了 一场 , 小强 拉着 老伴 的手 说: 我活 了快 七十 岁了 ,有 儿有 孙的 ,知 足了 ;小 明病 了一
场, 小明 抚着 妻子 的手 说: 我在 外工 作几 十年 ,让 你受 苦了 ,对 不起 ;
14. ……由 于长 期体 力劳 动, 吃的 是自 家种 的菜 、养 的猪 ,小 强身 体一 直很 硬朗 ,慢 慢就 恢复 了。
由于 长期 熬夜 加
班、 小明 喝酒 应酬 、工 地食 堂饭 菜也 很差 ,身 上落 下很 多毛 病, 很快 就去 世了 。
15. 八十 岁的 小强 蹲 在村 头抽 着旱 烟袋 ,看 着远 远的 山; 远远 的山 上有 一片 公墓 ,小 明已 在那 里静
静睡 去; 小强 在鞋 底磕 磕烟 灰, 拄着 拐杖 站起 身, 望了 望那 片公 墓, 自言 自语 地说 :唉 ,都 是一 辈
子呀 …
谨以 此向 工作 在大 城市 ,付 出了 青春 、爱 情、 亲情 甚至 生命 的人 。
人的 一生 很短 暂, 希望 大家 给自 己多 一些 时间 ,给 家人 多一 些关 爱。

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