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永年开救护车警车进村征地 村民纷纷外逃

河北永年部分村民

在吕堤村外观望征地的农民。

今天是逃离村子的第九天了,42岁的武学里离家越来越远,他开始想家了,但为了不失去维持家里12口人生计的两亩半土地,他只能继续选择在外流浪。

武学里是河北省永年县广府镇吕堤村村民。他如今面临两难选择,要么在外躲着,要么回村签字交地。

逃亡缘于1月4日开始的征地,征地旨在为即将开工的学校和医院腾出土地,涉及广府镇吕堤、前当头、永北三个村500余亩土地。这次征地涉嫌违规,是典型的以租代征。

“村民们都不敢住家里,住家里就让签字”,吕堤村的一位村干部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截至12日上午,村里仍有25户没有签订协议,而这些村民都和武学里一样,仍然离村外逃。

永年县卫生局和教育局分别牵头负责吕堤和前当头的征地工作,数百人的工作组驻扎在村里,从早7点一直呆到晚9点多。除去强制手段,孩子的教育、亲属的公职也成了工作组的征地筹码。

开着救护车来征地

征地的消息是是随着浩浩荡荡的救护车和警车一同来到村子的。

吕堤村距永年县城20多公里。据多名村民回忆,1月4日上午9时左右,50多辆汽车载着数百名工作人员一大早就涌到了广府镇吕堤村,村里南北向的主路两边,停满了救护车和警车。

村民事后得知,吕堤村征地约200亩,前当头村征地接近300亩,永北村征地约40亩。作为征地的重点,吕堤村由永年县卫生局负责,前当头村则由永年县教育局负责。

由卫生局和教育局出面征地可能与工程项目有关。记者在一份签到单上看到,这次征地是为了完成“永年县二中复建和二院迁建”项目,负责吕堤村的永年县卫生局副局长王志彦称,二院迁建的项目是邯郸市中心医院和永年县的市县共建项目。

但村民并不确切知道这次征地是为什么——在工作组向他们出示的占地补偿合同书上,项目名称一栏是空白。

实际上,村民对整个征地所知甚少。摆在所有村民面前的,是一张统一制式的“占地补偿合同书”,合同规定:“每年按每亩夏季800斤小麦,秋季800斤玉米产量予以补偿,粮食价格随当年当季市场行情折合人民币。”工作组的任务,就是分成不同的工作小组由村干部带领,挨家挨户做工作,希望村民能在协议上签字按手印。

负责做武学里家工作的是永年县第一医院的几名工作人员,武学里兄弟三个,12口人,工作组的人第一天很客气,“他们说征地是好事,征地了就不用干农活了,可以做点小生意,卖点冰棍啥的”。

工作组的人给武学里算了一笔账——征地以后不用出种子化肥,每年就能有接近2000元的纯收益,相当划算。

但武学里不认同这样的看法,土地是他们兄弟三人维持这个家的根本所在。武学里会在地里种芹菜和大蒜,今年芹菜的行情好,一年下来每亩地的总收益有两万多元,而年景差的时候,也会有每亩1万多元的收入。相比之下,工作组给出的“双八百”方案,实在谈不上什么吸引力。

大蒜、芹菜都是永年县常见的作物,位于邯郸市北部的永年县是一个农业大县,以出产蔬菜著称。吕堤村就是一个蔬菜种植村,村民每年种一季大蒜、芹菜,或者拉起大棚种西红柿。通常大棚的收入更高,每年每亩地可以达到4万多元。

第一天的谈判持续一个多小时之后不欢而散,工作组表示他们第二天会再过来。但当天下午,工作组就又回到了武学里的院里,这次工作人员表示,“不签字就不走了”。

武学里撂下一句,“你们不走,我走”,就出门转悠去了。到晚上大约9时半,工作组终于离开了村子。

但离开显然只是暂时的,工作组已经把路口的村委会变成了临时办公地点,并在空地上架起了两口大铁锅,请来一个厨师。武学里觉得,这次可能麻烦了。

没签字的都跑了

第二天上午7点多,工作组准时出现在了吕堤村。

气氛很快紧张起来,武学里听说,有的工作组已经等不及,开始强制按手印了。他决定出去躲躲,不再跟工作组见面。

负责武学里家的工作组一共要负责4户人家。当天中午,武学里召集齐了自己家的12口人,趁着工作组在其他人家做工作,从小路离开村子,躲到几个亲戚家。

当天,作为家中长子的武学里一直在村外远远观望。到晚上9点多,工作组的车离开后,武学里打电话喊回了家人回村睡觉。

1月6日,摸准工作组7点上班的武学里5点多就爬了起来,带着家属早早出了村。这以后,他再也没能回家睡觉。

多名村民表示,从6日起,吕堤村开始强制按手印,没签字的村民纷纷躲了出去。武学里6日晚上在村外放哨,但他发现,一批工作组离开之后,又开进了几辆警车。武学里知道,可能没办法回家睡觉了。

躲到其他地方并不意味着安全。从6日起,44岁的魏小中也离开了村子,白天在外面转悠,深夜再偷偷回到家,但尽职尽责的工作组还是找到了他。

1月9号12点左右,没有什么预兆,工作组就在亲戚家找到了正在吃饭的魏小中。魏小中说工作组没有打他,只是把他拽到车上,带回了架着大铁锅的村委会,让他签字。

签字的沟通过程大概只有十几分钟,对方就拉扯着魏小中的手在合同上摁了手印。合同一式三份,魏小中说,前两份都是对方拉着摁的,第三份是他自己摁的,“不摁不让走,我就摁了”。

伍随中的故事更具戏剧性。早上6点多,还在睡梦中的一家人被惊醒,工作组不知何时进了亲戚家的院子,随后他们被带回村子强制签字。“门都一直关着,不知道他们怎么进来的”,武随中的妻子说。

征地在吕堤村彻底演变成了一场猫鼠游戏,被抓到的村民就摁手印回家,没有抓到的村民则继续在外躲藏。

村民躲藏的方法各不相同,见到记者的时候,58岁的武从里腰里还别着一个小型的手电筒,用来夜间照明,在离开村子后,有时候甚至要躲进蔬菜大棚过夜。

中国青年报记者三次进入吕堤村,村里南北向的主道上仍然停着警车和急救车,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里面的工作人员,而碰到的任何一名村民都会告诉记者,“签了字才能回村”。

村干部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一名村干部告诉记者,工作组来的第一天,不但强迫村委会的工作人员签字,还让他们代替亲属签了字。

面对记者对征地的疑问,这名村干部很无奈,“能咋管?乱搞也没办法呀,(向上)反映了也是白反映”。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北京)

随便说点什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