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男是一种什么生物?

写在转载之前:窃以为作者所指理科、文科只是对学科分类的笼统划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GB/T 13745-92)》文中所提理科实则包括了除人文与社会科学以外的其他四个门类,即自然科学、农业科学、医药科学和工程与技术科学,尤其是自然科学和工程与技术科学(即通常所说的理科和工科)。所以 ,作者所称理科可能包括了除以下学科之外的所有一级学科:马克思主义、哲学、宗教学、语言学、文学、艺术学、历史学、考古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军事学、社会学、民族学、新闻学与传播学、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教育学、体育科学、统计学。

他们就事论事,就方程论方程,就公式论公式,就数据而出结论,他们是理科男,一种你无处不见却又难以了解的生物。

先来做一道著名的谷歌面试题:北京有一套房子,价格200万元人民币,假设房价每年上涨10%,一个软件工程师每年固定能赚40万元人民币。如果他想买这套房子,不贷款,不涨工资,没有其他收入,每年不吃不喝不消费,那么他需要几年才能攒够钱买这套房子?

如果你已经事前领教过这道题,肯定知道那个残酷的答案——永远买不起。这道题可以牵引出各种社会情绪,一部分人认为它揭露出了北京房价太高的现实,另 一部分人认为它完美论证了收入是牛车,物价是高铁的道理,剩下的人用200×(1+0.1)^x = 40x的标准公式解题成功后被谷歌录取了。如果你是前两种人,不好意思,你说对了,你真的买不起房,如果你是后一种人,不用灰心,你没有房子,但还有40 万年薪,这个社会对会写公式的理科男总要温和一些。

技术时代的理科能量

不管承认与否,这个世界的走向大致是由理科男把持的。你现在正看的这篇稿子是在电脑上写出来的,配图是从互联网上下载的,它们都是由理工科的大师发明 的。现在最流行的新经济是互联网,最潮的产品是iPhone4S,最清晰的电影屏幕是IMAX,最受欢迎的跑步机应该在你跑步的同时计算卡路里消耗量,你 在把玩它们的时候必须面对现实,它们都是理科男的化身,你早就被理科男包围了。

理科男本身是不是和iPhone一样有趣?这个问题不是谷歌试题,没有标准答案。在电影中,理科男只有两种面目,一种穿发臭的T恤,吃垃圾食品,喝大 号杯装可乐,手指在布满烟灰的键盘上自如跳动,这种理科男是正面角色,他们缺乏生活自理能力,追求你无法理解的快感,但都身怀绝技,在危难之际可以帮助主 角挽救世界。站在正面角色的对立面,衣冠楚楚的理科男都暗含野心,大多有用技术毁灭地球的愿望,即便他不一定想好了毁灭地球后他住哪儿。在这个重大问题 上,反派理科男通常都会背叛自己的逻辑。但以上两种理科男都过时了,喜闻乐见的理科男是谢耳朵式的,有偏执有怪癖,因为偏执和怪癖而有别样情趣。

谢耳朵只是传说中的技术宅男,足够可爱,不够写实。现实理科男的崛起是数字化生存的写照,他们是近年来才备受追捧的生物,现在甚嚣尘上的概念是技术经 济至上和数据为王,与此相关的故事到处都是:Facebook的IPO规模定为50亿美元,淘宝商城去年的交易额冲过千亿人民币大关,平均每分钟有数千万 人奋战在PSN的在线平台上。这些足以说明问题,理科男和他们的产品一起受到资本的青睐,电话号码被各路风投抢着要,每个月要会见几批投资经理。在电视上 的各种创业节目中,和投资者相谈甚欢的多半都是理科男,他们的项目比传统行业来得更讨巧,要谈判的仅仅是自己该占多少股份,有没有胆量签订对赌协议。理科男的底气来自技术,他们租用一台服务器就可以制作改变世界的钥匙,创业成本比实业家低出几个档次,是所有高新产业园的主力军,政府发布优惠政策邀请他们入 驻。

全世界都在谈论资本运营,理科男的IQ就是强大的资本,能不能顺利变现,还要看逻辑运营的成果。好吧,这又是他们的强项,他们也看《生活大爆炸》,却又活在现实里,大部分比谢耳朵更世俗化,更懂得社会财富运转的规律。

这个世界除了理科男当然还有其他属性的人物,比如知道分子,和理科男相比,他们似乎更有洞见力,更有人文关怀,但理科男手中有的是方法论,你必须承 认,实用主义一直都比高屋建瓴更有市场。当然,爬到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理科男只是少数人,你身边有大量的IT民工和金融民工,他们从唐家岭搬出来,住进另一 间地下室,然后埋头苦干,处境好一点后荣升为经济适用男。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的偶像史玉柱也是这么熬过来的。不过当代理科男面临的是比史玉柱年轻时更复 杂的环境,机会多了,困难也在递增,他们还谈不上成功与失败,大家才刚刚上路。

理科男的左右互搏

《生活大爆炸》的宣传语上印着“Smart is new sexy”(聪明是种新性感),既然如此,那谢耳朵确实性感。不过谢耳朵基本还是左脑动物,右脑有偏瘫化倾向,性感得有限。理科男的左脑无敌,但卡斯帕罗 夫的失败已经证明了人类在有关效率的计算上不会超过电脑,他每秒钟可以计算3步棋,可是“深蓝”可以计算300万步棋。现在,人们已经不会去和电脑下棋, 在工业时代,机器已经证明了它可以比人的肢体更有效率;在后工业时代,电子技术则证明了它可以比人的头脑更有效率,至少是大部分头脑功能。有趣的是,这正 好是左脑的部分。

理科男的右脑开发功能都蕴含在冷笑话里。一个声名在外的冷笑话是,某理科男同时与A和B聊天,突然间A告诉他,其实有些话是B说的。理科男陷入迷惘, 网上发来一条消息,到底是A说的还是B说的?他用公式得出结论,他是在跟C=a|A>+b|B>聊天。你可能看不懂公式,但你看到了笑点,左脑公式也可以 用来表达右脑情绪,理科男在左右之间找到了解决之道。

冷笑话是调味菜,数据崇拜和效率至上才是理科男的标签,他们也会在“方寒大战”中现身,不下判断,不做定论,淡定地对各种证据进行分析证明,他们善于 用理性、逻辑、规则、体制化、标准化的原则解读一切社会事务,他们就事论事,就方程论方程,就公式论公式,数据就是结论,至于观点和价值判断,那是留给围 观者解读的。

围观理科男和理科男的理论是网络上的重要乐趣,我们习惯了道德评判和价值判断,又不得不悲观地承认,它们的标准在层出不穷的故事面前已经混淆不清,成 了罗生门,生活经验在时事变化面前全无用处,还是一切留给数据说话来得保险。你明白了为什么人人都喜欢在技术贴上留名赞叹,这是理科男最卓越的贡献,数据 固然不能让你看清全部事实,起码它大多数时候不会撒谎。这个道理不是理科男的发明,却是理科男发扬光大的,他们当然也有道德标准和价值判断,每一组数据其 实都是为了验证某个事实,但这个事实是什么,你要自己去领会。

不一样的理科男

文学硕士王小波最后攻读的学科是电脑,很少人看过他写的程序,更多人看过他写的小说和杂文。王小波的小说中有大量的理科痕迹,主人公王二在不同小说中 以不同的身份和年龄出现,干过各种工作,但最热爱的是数学,他终其一生都在试图证明菲尔马定理,逻辑思考和运算能力两不误。王小波认为王二热爱智慧,喜欢 享受理性思维的快乐,喜欢异性,喜欢有趣,这差不多是王小波对自己的定位。

王小波的书里是有价值判断的,简陋而坦白,和专注于数据、就公式论公式的当下理科男相去甚远。就像他的外甥所说:“现在这个时代不需要我舅舅这样的 人。”王小波的影响力仍在,但一天比一天弱,他用王二证明菲尔马定理的故事阐述自己的人生态度,认为如果坦白,就可以用统计学的方法求证社会万象,这估计 已经行不通,此理科男非彼理科男。现在的理科男都很有趣,都很专业,但像王二那样特立独行的已经找不到了。你可以指出他们的相异之处,理论男动手能力有 限,技巧男理论基础不过关,这些都只是专业和趣味层面的区别。事实是,我们每天都都在浏览理科男的帖子,但你敢不敢拍着胸口说,你了解他们的人生态度,了 解他们对社会的看法?当然,你无法要求理科男像你要求的那样存在,只是,他们其实可以做得更多。

好吧,理科男有自己的问题,但文科男的市场萎缩是不争的事实。一个著名的故事是,一个生物系的男生激动地向全世界宣告,他用若干种纯天然野生植物的萃 取液合成了一种生物毒剂,并为其取名为“见血封喉”,而且还宣称已经通过了生物试验。他在帖子中说:“在提取‘见血封喉’汁液5毫升注射到鸡的体内 时,40分钟后鸡会中毒死亡”。就在他的帖子发出后不到5分钟,有一篇来自哲学系的帖子如是回复道:“你给它注射5毫升鲜橙多或者冰红茶试试看它死不 死。”有人把这篇帖子发给mm看,mm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理科男生好可爱啊!转帖者很生气,发给第二个mm看,又得到回复:天啊,这个理科男生好敬业啊! 转帖者继续生气地发给第三个mm,她直接扑到电脑上:什么学校的?多少岁?有没有女朋友?我喜欢这样的理科男生。你懂了吧,文科男天生就不具备技术派的幽 默感,这是理科男的专利,至少mm都这样认为。在她们看来,理科男生活简单,身体履历表洁白,他们把大好青春献给祖国的光缆、程序、数据库,有大把存款随 便挥霍。而文科男,过尽千帆皆不是,早落得审美疲惫,身体透支厉害,看他酸文浪语情圣的表面下实则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这不是理科男的思维方式, 是mm的思维方式,但它起码说明,理科男上位了。
文/胡尧熙
<<新周刊>>第367期

随便说点什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