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逛不花钱

  今儿个妈妈陪我在县里串了个遍,为买上大学的衣服,上午逛下午逛,总共才买了一双运动鞋和一件牛崽裤,花了两百多,还要去邯郸或天津买。最重要的手机还没买,不过快了。

姥爷过生日

  今儿个是姥爷的生日,农历七月廿九,待会儿给他买个生日蛋糕。今年是闰七月,姥爷有两个生日,后一个我赶不上了。
  恭祝姥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上大学前,郁闷中

  昨天晚上,我们全家去我姥姥家吃饭,饭后聊天说到了我考上大学后请客的问题。

  在县城多数家的孩子上到初中或高中就不上了,不是学习不好,不愿意在学校混了,就是经济条件不好,所以考上大学在我们这里要算件大事了,尤其是像我家这样,我父母两家三代都没出过大学生,我是第一个(据我三叔说可能是最后一个),所以这事弄得像是结婚似的,加上我家亲戚多,就更难办了。

  我爸爸说不跟亲戚们说这时了,宁可让他们以后埋怨不通知他们,也不让他们现在说我家借上大学跟他们要钱;而我妈则说干脆跟结婚一样,在饭店请亲戚们一顿算了;他们又问我,我说我不管。

  原先我以为上个大学,不就是换个学习地点吗,跟上初中、高中没两样,但昨晚听了那些话,觉得这事不那么简单,客是一定要请的。成年是否意味着失去纯真?让这个社会教教我吧。

  郁闷啊!

东拉西扯:百度和它的对手们(4)腾讯篇

2006年7月,腾讯CEO马化腾高调出席“百度世界”,为李彦宏捧场,似乎在向外界宣示两家公司的良好关系,就像英国首相张伯伦1938年在慕尼黑跟希特勒一起所宣示的那种关系。不过我相信,在这两家公司各自的监控对象名单上,对方都处在一个非常醒目的位置。换句话说,百度、腾讯必有一战,就像二战时候的英国和德国。

如果有一份最受中国年轻网民青睐的公司排名,排在前两位的一定是腾讯和百度。用了8年时间,腾讯把一个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小软件,打造成了一个拥有2.326亿活跃帐户,2450万同时在线人数的全世界最活跃的在线社区,它的470亿港元(60亿美元)的市值,是百度的大约1.8倍。从去年开始,百度也开始大力加强社区建设。依托MP3搜索和贴吧的巨大成功,逐步向空间、圈子等基于人的领域扩展,百度正在把自己从用户的一个信息工具,变成网民的活动平台。也就是说,在本质上,百度正在逐渐脱离Google模式,走向腾讯模式。

腾讯也没闲着,凭藉最具粘性的客户端软件——QQ,腾讯已经大举进入游戏、资讯(QQ门户等)、互动(Qzone、QQ秀等)、电子商务(拍拍、财付通等)、搜索和无线等所有有利可图的领域,并力图成为它所谓的“在线生活”中的王者。尽管并非所有的领域腾讯都有竞争力,但QQ巨大的辐射力,仍让它成为所有这些领域中最可怕的对手。尤其是对搜索(搜搜)、音乐(腾讯音乐QQ音乐)等百度具有优势的领域的出击,已经开始触及百度的切身利益。根据百度搜索风云榜,QQ长期在热门关键词中名列前茅,这说明百度一直在把新用户源源不断地摆渡到腾讯。

有人认为,鉴于百度一直没有正式进军IM,所以马化腾也没有着力去推进搜搜,双方互有忌惮。但这两家市值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不可能永远这么温良恭俭让,他们必须为各自股东的利益负责。而且,百度和腾讯殊途同归,双方的产品线必定会出现越来越多相同的部分。归根结底,双方所争夺的,是对中国互联网用户,尤其是年轻网民的吸引力和控制力,这是无法谦让的。

问题的焦点就在于,百度会不会推出自己的IM。百度已经推出了超级搜霸、下吧、硬盘搜索等客户端软件产品,不过这些产品受到需求强度、市场竞争以及反流氓软件等问题的限制,并没有形成较大的市场优势。而且,这些产品对于推进百度的社区战略,衔接不同的产品线,跨越不同服务间的屏障并无帮助。对年轻网民来说,IM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过了互联网第一应用电子邮件。

当用户一边在贴吧灌水,一边在QQ上闲聊,这无疑使百度打通用户关系的努力付之东流。如果说,搜索是信息整合时代的王冠上的明珠,那么IM则是用户关系整合时代的金库钥匙,至少在中国是这样。连曾经信誓旦旦不做聊天的Google都做了Google Talk,有什么理由相信,更加重视社区发展的百度,会对IM的重要性视若无睹?

想不想做是一回事,能不能做成是另一回事。盛大曾经苦恼于它的用户一边在《传奇》中游戏,一边在QQ中聊天,所以它推出了盛大圈圈。不过,盛大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大,圈圈最终只是在水面上留下一个小圈圈,就不再有什么动静。新浪花3600万美元收购的UC,基本上已经成了满足特定人群的特定工具。阿里巴巴则通过电子商务所衔接的广大客户群,成功地将阿里贸易通淘宝旺旺打造成在线商家和买家必备的客户端,并将两者整合成阿里旺旺。微软MSN Messenger(Windows Live Messenger)不但没有在QQ巨大的垄断优势面前萎缩,反而不断壮大,甚至还让小i机器人这种衍生服务获得风险投资的青睐

百度现在有足够多的用户,这些用户也确实需要互相沟通,只不过当他们需要聊天的时候,就成了腾讯的用户。百度的社区越火爆,百度为腾讯贡献的用户就越多,这是百度的尴尬。做IM根本不是一道选择题,即使只是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百度上马IM也已是箭在弦上。

百度IM推出的那一天,就是两大互联网巨头正式交火的那一天。我相信,这场战争比新浪和搜狐持之以恒地互相吐口水要有趣多了。用户将从中受益。

考上大学了

昨天我在网上查询到了录取结果――河北工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

这个结果我很满意。

回想从参加高考到得知录取结果的这一段时间,每一天心都在半空悬着。6月7日、8日是高考,那两天是爸妈在邯郸陪我一起度过的,那两天我非常紧张,拉过肚子(不是吃坏了东西,是紧张的),发过低烧,但最后还是顺顺利利地过去了。6月9日到22日是漫长的等待高考分数的过程,尤其是20号之后,更是整日惴惴不安,22日晚上从电话里查到了自己的分数――601分。当时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的估分是595分,结果多考了6分。在等待高考分数的时光中,我并没有无所事事,而是借助分数线参考书和网络选择着将要填报的大学和专业,爸爸也是为填报志愿而发愁,最终我选择了西南交通大学和河北工业大学这两所国家211工程重点大学。24日到26日三天是去学校填报志愿的时间,爸爸和我在邯郸住了几天,咨询了不少"专业人士",他们说我的志愿还是相当合理的,志愿就这么报上去了。接下来就是最漫长最熬人的等待,这期间西南交大的调档线(605分)下来时,我短暂地沮丧了一阵,我宽慰自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成都那学校好是好,不过地处西南偏远地区,经济不及沿海发达,而天津是中国经济大城市,会给我提供更多的机遇,再者我将来是打算考研的,本科在哪上不太重要,河北工大虽是省属院校,但怎么也是211大学啊。没几天河北工大的调档线(588分)也下来了,我感到了大学的召唤,终于昨天一切尘埃落定,我终于考上大学了。

一周以后我要去学校领通知书,一个半月之后我将离开生活了20多年的家乡到天津开始我的大学生活。我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邯郸市,对于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我既向往又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不过我相信我会很快适应的。三年拼搏终有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