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流氓的门户网站

  网易最近出了个新东西――网盘,我连试都没试就退出帐户了,因为我看到了下面图片中的红色方框里的话。中国的网站就是爱弄些这样的事――想使用我们的东西(尽管有时很烂)先替我们网站拉来些用户。如去年申请短QQ号时,被要求把一个链接贴在各个论坛里当有一定数量的点击量以后才被允许注册,我一看,"老子不尿你"。

除了强制好不容易拉来的用户再拉新用户外,门户网站还有许多其它的"流氓"行为。163.com邮箱收件箱的顶部总是有广告,经常把它们当成邮件点开,比起hotmail和yahoo邮箱的巨幅图片/flash广告来,这种东西就是流氓;注册新浪的blog,刚刚注册完就发现新浪已经替我发了第一个帖子,还是以我(用户)的人称发的,老子是想那么说吗,你他妈sina就替我写blog,滚,不用你;去年新郎的邮箱扩容时好象要求用户怎么怎么样过新浪的什么"邮票",反正就是先"干活"才给扩容,再滚,hotmail和yahoo哪个不比你sina.com的服务好,来这套,俺不吃。

春运初体验

  每年过年都从媒体上听到关于"春运"的消息,虽然知道中国人多车少,但从未亲身体验过它的"残酷性",直到今年年前从学校坐中巴回家,那个惨啊!

坐市内公交到汽车站是下午三点。买票吧,卖票的只管卖,却不管还有没有车,还好票价没涨。进入候车大厅,满以为会和以前一样到那儿就被车老板们拉来拉去地抢,可那天行市变了,不是车抢人,而是人抢车,而且还是玩儿了命地抢。抢车还不是谁都能抢,别的县的人还有的车抢,车门一开蜂拥而上,满座关门,立马走人,买卖好得不得了。可轮到我们县,半小时不见一辆车,人却越聚越多,不多时就有三四十口子了。等啊等,戈多还不来。
等车的时候我眼不闲着,我发现从进站口到我们县的停车位的路上停着几辆挂满行李的自行车,哦,明白了!这车在进入人群前必须停车响喇叭催自行车,这一停保不齐车门就开了。不行,在人堆里等着没什么戏,得往前走走。与我"英雄所见略同"的同乡还不少。天佑我,车真来了。
和我预料的一样,车在自行车前停了,车老板下车了,这车停着,门开着,好家伙人都不要命了,那个冲啊,挤啊,甭提了。上了车,本以为这下好了,不行,出问题了!车站规定一辆车最多载22人,留两个座位是车老板的,可上去25个人,把老板的座位都抢了,还富裕一个人。车老板一看不行啊,超载一人交警罚500,就往下撵,没座位的那个哼哼唧唧地下去了,还不行,还得撵下去两个。可看看车下的那帮老乡,谁敢下啊。车老板劝来劝去没效果,迫不得已开始加价,票价是9块,可那是给车站的,老板要私下加钱,想靠这种方法逼下去几个人,人们都以为加了钱就坐定车了,纷纷掏钱。实际上加的钱并不多,如果每个人都掏了车还是走不了,多亏了一位老乡和老板较上劲了――坚决不加钱,还把站长找了来。站长发话了,"你们一分钱不许加,还不能给我超员,多一个你别走",老板没办法,把车停在停车位,说了句"都下去吧,我们不拉了",之后就去"吃饭"了。车上的人被凉了好长一会儿,老板"吃饭"回来,说"现在都去车站剪票,我们不管剪了,车站剪了谁的票俺们就拉谁"。开始没人动,被催了几句,人开始动了,比上车时还要疯狂八分。剪票员没在(因为在此"非常"时期,剪票交由车老板管),那位把站长找来的帮忙剪票(不用剪子,先撕副券再用仪器检条形码),那人数着数,够22张就停。还好我硬把票交到他手里了,是第19张,险啊!回到车上好家伙,下去的人腾出的空位被新的一拨给抢去了。后来是照着撕下的副券一一对号入的座,终于车出站了,此时已是晚上六点。
想想车站的那些等待的同乡,唉!不知道他们何时能回家。一个市与县之间的公路客运就如此紧张,全国的铁路该怎样。不敢想象那场面,今年走过高考,就要去远方上大学了,希望明年春节回家一切顺利。
天佑我,天佑中国。

幸福团圆

今日从家回到住处,又要开始玩儿命地学习了。这个年假过地很空虚也相当的不空虚。 说空虚是因为在这近两周的时间里我没有学习书本一秒钟。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看电视和去门市上帮忙。说不空虚是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和家人在一起。长年在外求学,我已十分想念家的感觉,家里人也万分挂念我,此次团圆虽短暂却使我感到了幸福。

我对blog的定位的转变

最近看到一篇讨论书法的文章,大意是呼吁习书法的人勇于创新,开创自己的书体风格,而不要一窝蜂地模仿历史上几个屈指可数的书法大师。由此我不由地想到了对blog的定位问题。

我平生第一次看到”blog”一词是在用google搜索时偶然进入的一个英文站点上,名字记不得了,大概叫什么”someone’s blog”,我不认识blog一词所以就在网上词典里查了一下,才知道是”网络日志”的意思,但当时并没有深入认识blog。后来在网上看到了wozy,keso,isaacmao等人的blog,在不断的阅读中我知道了blog就是一个个人表达工具。再后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写blog,但是由于最早接触的是以上等人的带有一些政治色彩的”愤青”型blog,我不知不觉地在借鉴(也可以说是模仿)着他人的写作风格,即把blog视为一种”个人报纸”,采用一种类似于新闻报道式的文体书写,而脱离了blog作为个人记录工具的本质。读了上面提到的那篇关于书法创新的文章后,我想我应该使我的blog回归到它的本质即”个人记录工具”,也就是”公开化的日记”(日志)。无论是多么小的事,比如打饭被插队,很冤枉的被批评等等,只要觉着有必要记录下来,不在乎别人说:你blog上怎么尽是些”垃圾”啊!因为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blog,我为自己而写,为自己而记,不为旁人。

除了在”工具”定位上的转变外,我还打算在书写目的上转换思想。wozy,keso,mao等人的日志很明显地显示出作者的写作目的:吸引读者。我也曾这样认为,而我现在则把写blog的目的从”吸引读者”上转移到”公开思想”上来。就像报纸中缝里经常出现的”某某某,男/女,身份证(0123456789)丢失,特此声明作废”之类的声明,它们并不是想吸引读者(即使想也是徒劳),而仅是完成某种手续。我写blog与此相似:我写出来了,张贴出来了,有没有人看我不关心。自我表达的过程所带来的快感是我写blog的目的。

共和国的中将

 

一直很佩服军人。
虽然他们有时成为统治者镇压国民的工具,但同时他们还担当着保家为国的重任。所有的解放军军人无论是指挥员还是战斗员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中我最敬佩的是中将军衔的将军们。
众所周知,人民解放军是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而党的代表(书记,政委等)一般总是凌驾于真正干实事的人,比如国家主席大于国务院总理,各级地方党委书记一般来说大于X长,,我认为在解放军中也是如此。
解放军最高军衔是上将,其次是中将,再其次是少将,再往下就是校官,尉官和士兵了。我认为上将大体来说没有什么过硬的指挥才能,在中央军委和大军区中更多的是代表中国共产党,体现党对军队的领导。而少将一般是地方武装的最高指挥官,如果说他们真的有什么本事,那也仅限于领导和指挥地方,真要让他们指挥全国军队与未来可能的敌国打仗,恐怕没几个挑得起担子的。
中将,这些介于上将和少将之间的军官,虽不象上将是权利中心,但也属于中央级别的将军,不同于地方上的少将。他们"在上将的领导下"担当着统揽全局的指挥任务,使全国军队会聚成为一支
有"主心骨"的力量。
我感佩共和国的中将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