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刘刚,永远的803

  最近听到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每天00:30-01:00播出的新版《刑警803》,简直快把我气疯了。

 

很多年了,一直收听各个电台播出的经典系列广播剧《刑警803》,它陪伴我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刘刚和沈西就像是讲故事一样把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子通过声音信号传入我的大脑,王维(音)和龙俊杰的声音在我心中永远都是803的声音。

而新版《803》却换了主角,一个叫苗震的成了803,刘刚则成了副总队长,就是发发指示的角色。 依我看苗震跟刘刚比可差远了,刘刚办案时声音中总透着一种急切而勇猛无畏的感情,让人感觉他办起案来什么都不顾了(他也确实因此失去了爱情),时不时还和沈西开开玩笑让我觉得他这个人十分真实,呼之欲出。而苗震当上803让我很不舒服,尤其是每当他的手下叫他"803" 的时候,苗震的声音有种隐隐的"官腔",缺少刘刚的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虽然这可能更接近现实,但让广大已经熟悉刘刚的听众接受主角的变更还是很困难的。这和高鄂续写《红楼梦》后四十回有些类似,狗尾续貂。

由于制作团队的一个不明智的决定,真正的803将不会再带给他的听众(至少是我)以精彩的故事了,让那个苗震在那里尽情地模仿和"创新"吧,我永远都怀念有刘刚的那些日子,永远怀念刘刚――永远的803。

2006年开篇

  今天从家里出来坐了一个多小时车来到这个城市,剩下的五个月即将开始。

2005年已经远去,2006年已经降临。在崭新的一年中,我背负着自己的未来和家人的希望继续走着这条坎坷的考学之路。家人对我很支持,妈妈照样还是关心我的生活,临走给我拿了一大包吃的,尽管我知道这些东西学校这边花钱都买的到,我还是高兴地提起了它们,因为它们承载这一位母亲对儿子无限博大的爱,妈妈除了给我这些吃的大概找不到别的表达爱的方式了。两个妹妹都大了,也懂事了,一起把我送到路口,其实她们中的一个送我就能把行李都拿走了,但既然她们愿意送哥哥我,就让她们送吧。爸爸就是爸爸,是他把他的基因传给了我,我们都沉默寡言的,但通过他的一举一动我分明看到了他对即将远行的儿子的牵挂和不舍,昨晚一瞥间似乎觉得他衰老了一些,这让我我心里很不是个味儿。

 

有了家人默默的支持和关心,我没有理由不拼命干――为了一个梦。我家是从我爷爷那一辈才从河北某农村迁进县城的,虽然脱离了农村的贫苦,但整个家族目前还没有出过一个本科生,家里学历最高的就是我爸了――大专,家里人都希望我――家族长孙――能考上大学,他们给我的目标就是本科,可他们不知道本科有重点,普通和民办之分,我给自己定了更高的目标――重点大学。在从明天到2006年6月7日这五个月的时间里,我……不说废话了,瞧着吧!

2006年将是不平凡的一年,不无澜的一年,我一生难忘的一年。

2005年年终总结

  即将过去的一年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年。

2005年我的核心任务是:拼命学习,迎战高考。2004年8月开始的2005年高考备考任务于2005年6月随着高考的结束而结束,2005年8月开始的2006年高考备考任务正在进行中。
尽管2005年高考我是带着必进本一的想法进入考场的,但考试的发挥失误使我的分数只够进入一个普通的本二院校,我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在高考成绩出来前我晚上经常难以入睡,在得知分数之后我经常彻夜未眠,每晚躺到床上就想:我该怎么办,是走本二还是再试一次?有时我宽慰自己:走吧,到大学再考研。有时我对自己说:我不甘心。终日在走留之间犹豫不决,我开始烦躁不安,食不甘味,夜不能眠。父亲说他打算花钱让我走省里的一所普通本二大学(在河北虽还凑活,可在全国就烂到家了)。二婶子去省城办事回来对我说她专程去看了看那所大学,楼挺高的,还不错。我明白家里人的意思就是让我走了,我也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中想:干脆走了算了。
我的犹豫一直持续到报志愿的那一天。在路上我的心告诉我自己:你不能走,你本应该走一所重点大学的,而不是那所烂本二。此时我终于下定决心对父母说出了我想再复读一年的想法,他们都反对劝我不管好赖走了算了,但我已决定了:我要复读。
在交了2000元的补习费后,8月我又开始了为期十个月的复读生活,到现在刚好过了一半,还剩5个月,这5个月将决定我的一生。2005年一年的学习使我的成绩有了质的提高――从在本三线附近徘徊提高到高出本一线二三十分。高考战场拼的就是分数,分数高一切都好办。
2005年高考复习的后半段和2006年高考复习的前半段组成了我的2005年,平凡的一年,无澜的一年,也是我一生难忘的一年。
明天就要开元旦联欢会了,之后我就回家和父母妹妹们团聚,在感受温暖的时候,我不想碰电脑这种冷冰冰的机器了,这将是我2005年最后一篇日志了,就用下面的一段英文结束吧,愿我把握好"机会",写好2006年这本"书"。
We will open the book. Its pages are blank. We are going to put words on them ourselves. The book is called "Opportunity" and its first chapter is New Year's Day.
——Edith Lovejoy Pierce

洪战辉大哥,我佩服你

  今天在报纸上看到洪战辉大哥的事迹,我很是感动,同时也感到了一丝羞愧――同是80人,咋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 1982年出生于河南省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
  • 11岁时父亲患上精神疾病,并抱回了一名被遗弃的女婴。
  • 12岁时母亲和弟弟双双离开贫穷的家。
  • 他一人担起赡养父亲,抚养妹妹的重担。
  • 坚持学习并最终进入大学。
  • 很小时就打临时工,贴补家用。
  • 上大学后经营小买卖。
  • 拒绝社会救济。
  • 帮助其他遭受厄运的同学。
我惊呆了,被感动了。我比洪战辉大哥晚出生几年,但却是个尚未独立的学生,每月如果没有父母的几百元钱我就得挨饿,从小到大还没有挣过一分钱。相比之下我真是无地自容,往后洪战辉大哥就是我的榜样,遇到困难想想他就能给自己打气。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洪战辉大哥家庭条件艰苦,但正是艰苦的条件赋予了他不向命运低头的勇气和坚强的性格,我相信他走向社会之后一定能干出点不一般的事来。
趁趁(洪战辉的妹妹)真是好福气,虽然你的生身父母抛弃了你,但是你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好哥哥,好好成长吧,早日回报你哥。
洪战辉和妹妹洪趁趁在怀化街头晨练跑步。
洪战辉和妹妹洪趁趁在怀化学院的宿舍里。

舒肤佳的“保护膜”

  舒肤佳香皂是广州宝洁公司生产的一种广为中国人民所知的日化用品,其直接原因是宝洁公司不惜花大钱在媒体上做广告,我也是舒肤佳香皂的使用者之一,我承认这种产品较之其他同类产品确实有许多优点,比如外型适宜手的抓握,味道清香等,但我想对宝洁公司所做的舒肤佳香皂的广告提出一点自己的疑问和看法。这些疑问和看法可能也针对其他日化类产品,但由于舒肤佳香皂的“名气”,我决定拿它“开刀”。

看过中国电视节目的人大概都看到过的这样的一些广告画面:一个全裸(仅露背部及四肢等部位)的女人在喷头下洗澡打香皂,一个小孩子在草坪等“不洁”场所玩耍之后用香皂洗手,当然他们所用的都是舒肤佳香皂了,洗完澡或手之后一个身着白大褂像是科研人员的人会向观众说使用舒肤佳香皂之后会在皮肤上留下一层保护膜及其存在的时间,并指出这层膜会“抑制”细菌等微生物生长。

对于这样的广告宣传我要发表一下我的看法。这层保护膜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又能保持多长时间呢?如果不存在,那么这就是广州宝洁公司在进行虚假宣传,如果存在,那么存在的时间可能长也可能短,如果只是短时间内存在保护膜,那么广告所宣传的时间同样也是虚假的,如果能长时间存在但前提是不能穿衣服(皮肤不与衣物摩擦)和手不能接触东西(“保护膜”不被蹭掉),这更令人感到不快。以上说的都是“如果”,这些“如果”如果不成立的话,可能就只剩下一种“如果”了:舒肤佳香皂在皮肤上确实留下了可较长时间存在的“保护膜”。

如果最后一种“如果”成立,那么这就不仅仅是“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了,还可能会危害到舒肤佳香皂使用者的健康。这种“保护膜”既然不是永久存在,而只是能存在一段时间说明“保护膜”会不断地脱离皮肤,那么用手抓取食物时也应当是这样的。中国人一天中最可能洗手的时间大概就是吃饭前了,如果一个人在饭前使用舒肤佳香皂洗了手,就会在手部皮肤表面留下一层“保护膜”(此时其损失程度最小即浓度最大),这个人在用手直接接触馒头等一般不会使用餐具进食的食物时,手上的“保护膜”就会有一部分“粘在”食物上进而随食物进入人体,下面再来两个“如果”:如果“保护膜”的成分对人体有害,那么我想人们宁可不杀皮肤上的细菌也不愿吃些“保护膜”之类的有害化学品;如果“保护膜”的成分对人体无害(或危害可以忽略),那有谁愿意拿着块香皂啃呢,哪怕只是舔一舔。

总之,我最希望的“可能”是:舒肤佳香皂确实可在皮肤上较长时间留下一层可抑制微生物生长的“保护膜”。我最不希望的“可能”是:这层膜会被摄入人体并对人体造成危害。看完我写的这篇日志,不知你还会使用舒肤佳香皂或其他有类似宣传的香皂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