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花姑娘

a-flower-selling-boy-at-midnight.jpg
 

每天我都要至少四次走过公园的大门,在这儿我经常(每天)看到一个手持
玫瑰的小女孩。
她皮肤不白,甚至可以说很黑,从长相上看不是本地人,也不是汉族人,可能是某个少数民族到此谋生的。她穿着”邋遢”,这不是说浑身脏西西的那种,而是在这个相对现代的城市里这种衣服可以算是古董了,我无法描述详细她的衣服,但我可以肯定她家境很差。
她不过十六七的样子,从不上学,每天的工作就是把手里的那束花买掉,她的”顾客”大多是出入公园的情侣们,但她的花是用塑料纸包装的那种单束花,也缺少象征爱情的红玫瑰,所以情侣不会自己上门,她只能”推销”。情侣在外大多是男士埋单,每当男男女女双双出入公园时,那女孩就凑近男的,说句不知已经说过多少遍的”买朵花吧先生”,但男的通常看不起她的花,更看不起这个卖花姑娘,多数拒绝掏钱,即使肯掏钱也十之八九被女人们阻拦,所以卖花女孩的生意很不好做。

她很可怜。他的老板可能不是父母,因为有时我晚上回住处时竟看到她还在推销她的花,当然不是在公园了,而是在小胡同里向过夜生活的男女们说好话求情。谁的父母肯让自己的女儿大半夜的一个人在黑胡同里卖花,她的老板可能逼迫她必须买掉所有的花才能回去。

可怜的人。

(上图并非那个女孩,但他们的“工作”一样)

从“前列腺炎”说起

    最近经常在夜间收听广播,不过夜间的节目鲜有新闻类的,大多是一些谈话类的节目,这其中不乏众多的医药广告,而在这些医药广告中为数最多的大概就是"治疗"男性前列腺疾病的广告了。 人体有很多腺体,如扁桃体,睾丸,卵巢,肠腺,胰腺,前列腺等,它们分泌不同的腺液以维持人体正常运转。其中前列腺炎既是男性容易得又是发生在私秘处的一种疾病,正因如此,男性一旦患此病往往不会像患扁桃体腺炎那样大大方方地就医,一些不法制药企业和医院就是利用了男性的这一心理,在较为隐蔽的电台大搞虚假宣传,在这里我仅就我所能揭穿他们的"罪行"。

  一,自称自己的药是万能的。前列腺炎有很多种类型,大抵有无菌型和有菌型两种,有菌型一般又分细菌感染,真菌感染,病毒感染等。无菌型前列腺炎一般是不需要用药治疗的,它和普通的扭脚脖子等外伤造成的局部肿大类似,是可以自行消退的,理想的处理方法是热水坐浴或热敷会阴部。有菌型前列腺炎是由微生物感染引起的,也就是说前列腺里有活的东西,治疗的原理就是杀灭这些微生物,这需要使用药品,不同的药品可以杀灭不同种类的微生物,如青霉素只能杀灭细菌,对真菌就无能为力,所以不存在一种可杀灭所有的微生物的药物。然而,令我"惊奇"的是,一些企业已经生产出了这种"全能药",对所有前列腺炎都有疗效,因为他们在宣传并不指明是治疗那种(些)类型的前列腺炎,而只是笼统地说"治疗前列腺炎",这显然是不符合科学的,他们明显是在吹牛皮。

  二,雇佣"托"来打电台的"热"线电话。举例说明,"喂,是***药的***主吗?我已经使用你们的药*个疗程了,我想咨询一下还用不用继续服用","那你服用咱们***治疗什么疾病呢?","我治前列腺炎啊","那你能不能介绍一下你服药前是什么情况呢?","服药前吧我是***,***,***,***","那服用咱们***药*个疗程之后又是什么情况呢?","*也不*拉 ,*也不*拉,*也不*拉,*也不*拉","那你看服用咱们***短短*个疗程就取得了这么显著的疗效,希望你继续服用啊,"… …

  三,大搞特搞"优惠活动"。三天两头地搞"大型优惠活动",大多是"好不容易征得了总厂的同意","原价a元,优惠价b元"(a>b),"由于原材料价格的提高,咱们***价格也将随之上浮,但是在涨价之前我们举行为期仅*天的大型优惠活动"。蒙谁呢!

  四,傍名企。由于是电台,只有声没有影,便改换一些著名制药企业的名称的一两个字糊弄消费者,比如把同仁堂改为"同人堂",九芝堂改为"九之堂"等。

   人体就像一部汽车,时不时地出点毛病很正常,有时是小毛病,有时就需要大修了,但无论什么毛病在着手修理之前修理工(医生)都需要知道这部车是那里出毛病了,进而才能利用他所学到的知识提出合理,科学的解决方案。如果一个汽车修理工查也不查,就说汽车不跑是因为***了,并且对所有出毛病的汽车都这样说,你还感把自己的爱车交给他去修理吗?那你的身体和健康呢?敢吗? 所以,我认为正确的对待疾病的方法是:首先到正规国有医院找到一位认真负责的医生,让他采用询问,观察,抚摩,化验,机器检查等手段查出你到底是什么病,再向医生问清楚得病的原因是什么,治疗原理是什么,用什么药品合适等,最后拿着药方选择合适的地方购药,服用。 我的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很明确:揭露一些医药欺诈行为,使"黑商"的阴谋不能得逞;提出科学对待疾病的建议,以使大家少走弯路以至不走弯路,疾病得到及时正确的治疗。我不是学习医学的专业人员,只是利用自己一些浅薄的生物学知识发一发牢骚,如过说错了什么还望专业人士斧正。

永远的刘刚,永远的803

  最近听到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每天00:30-01:00播出的新版《刑警803》,简直快把我气疯了。

 

很多年了,一直收听各个电台播出的经典系列广播剧《刑警803》,它陪伴我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刘刚和沈西就像是讲故事一样把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案子通过声音信号传入我的大脑,王维(音)和龙俊杰的声音在我心中永远都是803的声音。

而新版《803》却换了主角,一个叫苗震的成了803,刘刚则成了副总队长,就是发发指示的角色。 依我看苗震跟刘刚比可差远了,刘刚办案时声音中总透着一种急切而勇猛无畏的感情,让人感觉他办起案来什么都不顾了(他也确实因此失去了爱情),时不时还和沈西开开玩笑让我觉得他这个人十分真实,呼之欲出。而苗震当上803让我很不舒服,尤其是每当他的手下叫他"803" 的时候,苗震的声音有种隐隐的"官腔",缺少刘刚的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虽然这可能更接近现实,但让广大已经熟悉刘刚的听众接受主角的变更还是很困难的。这和高鄂续写《红楼梦》后四十回有些类似,狗尾续貂。

由于制作团队的一个不明智的决定,真正的803将不会再带给他的听众(至少是我)以精彩的故事了,让那个苗震在那里尽情地模仿和"创新"吧,我永远都怀念有刘刚的那些日子,永远怀念刘刚――永远的803。

2006年开篇

  今天从家里出来坐了一个多小时车来到这个城市,剩下的五个月即将开始。

2005年已经远去,2006年已经降临。在崭新的一年中,我背负着自己的未来和家人的希望继续走着这条坎坷的考学之路。家人对我很支持,妈妈照样还是关心我的生活,临走给我拿了一大包吃的,尽管我知道这些东西学校这边花钱都买的到,我还是高兴地提起了它们,因为它们承载这一位母亲对儿子无限博大的爱,妈妈除了给我这些吃的大概找不到别的表达爱的方式了。两个妹妹都大了,也懂事了,一起把我送到路口,其实她们中的一个送我就能把行李都拿走了,但既然她们愿意送哥哥我,就让她们送吧。爸爸就是爸爸,是他把他的基因传给了我,我们都沉默寡言的,但通过他的一举一动我分明看到了他对即将远行的儿子的牵挂和不舍,昨晚一瞥间似乎觉得他衰老了一些,这让我我心里很不是个味儿。

 

有了家人默默的支持和关心,我没有理由不拼命干――为了一个梦。我家是从我爷爷那一辈才从河北某农村迁进县城的,虽然脱离了农村的贫苦,但整个家族目前还没有出过一个本科生,家里学历最高的就是我爸了――大专,家里人都希望我――家族长孙――能考上大学,他们给我的目标就是本科,可他们不知道本科有重点,普通和民办之分,我给自己定了更高的目标――重点大学。在从明天到2006年6月7日这五个月的时间里,我……不说废话了,瞧着吧!

2006年将是不平凡的一年,不无澜的一年,我一生难忘的一年。

2005年年终总结

  即将过去的一年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年。

2005年我的核心任务是:拼命学习,迎战高考。2004年8月开始的2005年高考备考任务于2005年6月随着高考的结束而结束,2005年8月开始的2006年高考备考任务正在进行中。
尽管2005年高考我是带着必进本一的想法进入考场的,但考试的发挥失误使我的分数只够进入一个普通的本二院校,我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在高考成绩出来前我晚上经常难以入睡,在得知分数之后我经常彻夜未眠,每晚躺到床上就想:我该怎么办,是走本二还是再试一次?有时我宽慰自己:走吧,到大学再考研。有时我对自己说:我不甘心。终日在走留之间犹豫不决,我开始烦躁不安,食不甘味,夜不能眠。父亲说他打算花钱让我走省里的一所普通本二大学(在河北虽还凑活,可在全国就烂到家了)。二婶子去省城办事回来对我说她专程去看了看那所大学,楼挺高的,还不错。我明白家里人的意思就是让我走了,我也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中想:干脆走了算了。
我的犹豫一直持续到报志愿的那一天。在路上我的心告诉我自己:你不能走,你本应该走一所重点大学的,而不是那所烂本二。此时我终于下定决心对父母说出了我想再复读一年的想法,他们都反对劝我不管好赖走了算了,但我已决定了:我要复读。
在交了2000元的补习费后,8月我又开始了为期十个月的复读生活,到现在刚好过了一半,还剩5个月,这5个月将决定我的一生。2005年一年的学习使我的成绩有了质的提高――从在本三线附近徘徊提高到高出本一线二三十分。高考战场拼的就是分数,分数高一切都好办。
2005年高考复习的后半段和2006年高考复习的前半段组成了我的2005年,平凡的一年,无澜的一年,也是我一生难忘的一年。
明天就要开元旦联欢会了,之后我就回家和父母妹妹们团聚,在感受温暖的时候,我不想碰电脑这种冷冰冰的机器了,这将是我2005年最后一篇日志了,就用下面的一段英文结束吧,愿我把握好"机会",写好2006年这本"书"。
We will open the book. Its pages are blank. We are going to put words on them ourselves. The book is called "Opportunity" and its first chapter is New Year's Day.
——Edith Lovejoy Pierc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