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感动到落泪的一封信

23岁是我人生的分界点 23岁以前我的目标围绕着上大学 所以那时候幸福的事应该是考上好学校 23岁我遇见了你 你给了我最纯净的感情 温暖的拥抱 你不是最优秀的 但在我心里却是最美好的 我想着以后的人生要和你一起度过就觉得满足 每天早晨我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你 起得早了就给你做早饭 我们一起吃完饭然后匆忙上班 也许我们能同走一段路 通常白天我们应该不会见面 下午的时候我会问你想吃什么或者你来问我想去哪个小饭店吃哪道我们都爱吃的菜 晚上八点以后是我们共同待在家里的时间 我可能会赖在沙发上不想动 你也许会和我腻歪在一起 看看电视 玩玩电脑 也或者你要画图 给我们的家挣钱 我可能比你睡得早 那些小程序会成为阻碍你和我同睡的因素 但是没关系 第二天早晨我还是会抱着你醒来 在两个人过了一段时间之后 也许会有一个小生命来到我们身边 他会叫你爸爸 叫我妈妈 他有着和你一样白嫩的皮肤 高高的鼻子 还有我不是很大的眼睛 整齐的牙齿 这一切 我想想都会觉得幸福 因为所有的事情你都会和我共同完成 你会陪我一起做过漫长的一生 最后化作尘土归于同一片土地

能陪我玩游戏么?女玩家连续四年给已故男友留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有玩人人网的同学近日注意到一位名叫张希的女生,这位女生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或许只是比一般的女孩子喜欢打游戏,并且她喜欢到自己的男朋友的留言版上留言···可是,男朋友秦川已经4年没有回过他一条留言,因为··他已经不幸去世4年了。

4年前男友潜水时抽筋,不幸离世,女孩悲痛欲绝,但是随后却坚强起来,每天都坚持到男朋友留言板上留言。有时候卖一下萌,有时候吐一下槽,偶尔还有会问问他要不要打游戏啊,要不要帮他升级魔兽啊。看来张希有一颗替秦川活下去的心。

glikegame_0077039347570364.jpg
继续阅读 »

河北永年开救护车警车进村征地 村民纷纷外逃

河北永年部分村民

在吕堤村外观望征地的农民。

今天是逃离村子的第九天了,42岁的武学里离家越来越远,他开始想家了,但为了不失去维持家里12口人生计的两亩半土地,他只能继续选择在外流浪。

武学里是河北省永年县广府镇吕堤村村民。他如今面临两难选择,要么在外躲着,要么回村签字交地。

逃亡缘于1月4日开始的征地,征地旨在为即将开工的学校和医院腾出土地,涉及广府镇吕堤、前当头、永北三个村500余亩土地。这次征地涉嫌违规,是典型的以租代征。

“村民们都不敢住家里,住家里就让签字”,吕堤村的一位村干部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截至12日上午,村里仍有25户没有签订协议,而这些村民都和武学里一样,仍然离村外逃。

永年县卫生局和教育局分别牵头负责吕堤和前当头的征地工作,数百人的工作组驻扎在村里,从早7点一直呆到晚9点多。除去强制手段,孩子的教育、亲属的公职也成了工作组的征地筹码。

开着救护车来征地

征地的消息是是随着浩浩荡荡的救护车和警车一同来到村子的。 继续阅读 »

4G时代打电话 背后隐藏了一个小秘密

如果你已经用上了4G,那么一定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手机瞬间变成“双待”了,明明只有一张SIM卡,为何却有两个信号?与此同时,为何在4G环境下的iPhone 5s没有这种待遇呢?看似一个简单的信号问题,背后却隐藏了一个不被人关注的秘密。

4G时代打电话 背后隐藏了一个小秘密通常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在4G时代打电话这件事会有什么值得一说的,毕竟网速都直奔100MBPs了,打电话还能算事吗?实际上这个问题还真就愁坏了运营商,特别是中国移动,同时也正是这个看似无关痛痒的事情,令中移动险些在iPhone发布7年之后再次与之失之交臂,所以这真的不是一件小事。尽 管我不想用枯燥的语言来描述这件事,但还是无法避免一个最基础的问题,那就是4G与3G在语音通话方面真的不一样,目前4G有三种语音通话的解决方案:双 待机、CSFB(Circuit Switched Fallback,电路域回落)和VoLTE(Voice over LTE),我尽量把这三个说的不那么技术吧。双待机很好理解,就是4G和3G/2G同时待机,4G用来上网,3G/2G则用来打电话,待机 效果就像本文开头说到的那样,似乎一夜之间都自动升级到了双待模式。由于二者不互相影响,通话效果与上网使用都比较流畅,并且在4G初期以较小的投资建设 解决了语言通话的问题,因此目前中国移动采购的绝大部分终端手机,都采用这种解决方案。但也正是因为手机内部有两套射频发射系统,因此最大问题就是功耗, 待机和使用时间明显缩短。我们较为长期使用了其中一款定制机型,正常使用情况下,3100mAh电池居然撑不到一天,而它的3G机型在使用同样容量电池的情况下,待机时间是明显长出很多的。 继续阅读 »

河北邯郸村民不堪超生罚款喝农药身亡

人民网邯郸12月8日电 因为长期被征收“糊涂”的社会抚养费,河北省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龚堡村村民艾广栋于12月4日上午来到该村党支部书记(以下简称村支书)艾连坤家中讨要说法,最终却在村支书家中因为喝农药中毒,经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

地上的黄色渍迹就是艾广栋喝农药时撒出的残液。
地上的黄色渍迹就是艾广栋喝农药时撒出的残液。

今年45岁的艾广栋与其妻谢玉凤共有5个孩子,四女一男,老幺是4岁的儿子。从2003年有第2个孩子后,村干部们就开始上门征收社会抚养费,当时要求一次 性支付7千元。“我们家很困难,一次性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然后他们就时不时来上门收钱,有时候拿走2百,有时候拿走5百,都没开过发票。有了第3个孩子 后,他们就要求一次性缴6万块钱,我们更是负担不了。”谢玉凤回忆道。

社会抚养费是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费用。2003年 出台的《河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和计划生育行政处罚程序》中提到,收到费款或者罚款后,收费(款)单位应当向当事人出具省级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征费(罚款) 票据。既然村干部们并未给出过征费票据,也就无法确定这些罚款是否已缴至上级部门,还是已被截留。

根据2003年的《河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居住在平原、丘陵的,只有1个女孩的农村夫妻,经过批准可以再生育1个子女。按照该条例,艾广栋夫妇的第2个女儿在准生范围内,却也被强制要求征收社会抚养费。
继续阅读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