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春晚:毁于傲慢?

《三体》里面有一句经典的话: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在进化史中,很多庞然大物都消失了,只剩下化石。而很多小生物都活下来了,因为他们没有傲慢,主动顺应周遭的变化。

除夕之夜,有很多人用50年前的海报来概括央视春晚,是因为大家觉得在今天,“政治化”的那潭水早已流过,但央视依然站在龟裂的田里插秧。

“你我中国梦,全面建小康”

“一带一路的大幕已经拉开”

“我们实现伟大的复兴,前程更宽阔”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就是2016春晚的文艺歌曲,言语之中充满了“我就是喜欢你不喜欢春晚还得看春晚的样子”的恶作剧和“我顽固我自豪”的优越感。

凌晨放完鞭炮后,我赶紧去看经过“寓教于乐”的价值观教育之后,广大网民如何吐槽“春晚”。超级段子手王思聪说:“今年的春晚不带上装备是没法看了,不说了,我去找我的红领巾和党徽了……”

春节不是国庆节,春节是老百姓个人情感的寄托,春晚则是大家希望乐一乐,图个好彩头。不管春晚承载、掺和了多少政治和国家诉求,也不应该和老百姓的需求“掰手腕”。“掰手腕”最后终结的一定是春晚本身。

世界越来越开放,春晚越来越傲慢。

归根到底,春晚不接地气的歌颂与赞美,各种合成的主旋律,原因是政府缺少群众支持基础,是对社会竞争关系的恐惧。在火耕水耨的年代,要证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真龙天子”只需一篇昭告天下的圣旨,就可在宫墙上看到“万国来朝”的胜景,“每当正月,万国来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门外建国门内,绵亘八里,列戏为戏场。”(《隋书·音乐志》)

在互联网时代,一切自我表达都有可能陷于“自嗨”模式。今年,春晚很“嗨”,网络吐槽也很“嗨”。春晚总导演吕逸涛评断说:一百分,“我觉得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如果有人相信他的话,可以去看看“央视春晚”的官方微博,它已经把评论关闭。

历史上,央视春晚把自己变成血统纯正的国家春晚,是1980年代的事。1983年第一届春晚以后,各地省级电视台也开始陆续在除夕夜办春晚。1986年,广播电影电视部发文件,禁止地方电视台在除夕播出春晚。此令一下,十几亿中国人除夕夜就只能和央视春晚“搞对象”:你爱是他,你不爱也是他。

最可怜的是80后,生下来直接成了春晚的“童养媳”,冥冥之中,春晚是他们唯一的“除夕选择”。只要你在中国,只要你要过除夕,春晚只能由央视独家供给,完成了文化和收视双垄断的春晚从1990年代开始,就一直奔跑在成为“新闻联播”复读机的道路上。2016年,总算是修成正果。

“这是我活了三十多年看的最好的一次新闻联播。它摒弃了惯常新闻联播单一的口播加图像形式,集歌曲,舞蹈,小品,vcr等形式于一体… …。”春晚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保证自己作为垄断地位的血脉纯正。

回顾1980年代, 在那个电视稀缺的年代,效益好的单位会在食堂里装个电视机,为了看春晚,有人不吃年夜饭就跑到食堂占座,去晚了的人只能站着,甚至站在窗户外面看。那时候,看春晚,连上厕所都要跑步,害怕错过了精彩的节目。

我无意厚古薄今,去追忆当年的春晚有多好,虽然我依然记得1984年的春晚,李谷一的《难忘今宵》传唱至今。一切经典都是建立在确定性之上,1980年代的中国有太多的确定性,那个时代,你能看几份报纸,看几部电影,能听几首歌曲,都是确定的,那个时代的主流思想也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

要知道,在1980年代,邓丽君的歌曲是“黄色歌曲”,在校园里靠“手抄本”传播;苏小明的《军港之夜》是靡靡之音,被很多单位禁止播放。一个单位的领导就可以决定这个单位的“小伙伴们”,中午能在广播中听到什么歌曲。

1983年央视首届春晚亮相后,几乎每年都是中国人除夕夜的一道文化大餐。举国上下,所有频道,在除夕夜只有一台节目——春晚。在确定性的计划经济时代,整个社会文化环境相对稳定,中国人想什么,或者说中国人可以想什么基本都是已知数据,每年春晚,只需要让“童养媳”多吃一道菜,就能大获成功。

但是在不确定的互联网时代,傲慢的方法已经失效了。好像谙习男女之道的“童养媳”已开始和别人挤眉弄眼,央视春晚还躺在床上,吸着大烟喊道:“来,给老爷揉揉腿”,揉好了给你评个最佳观众,戴红花,上光荣榜,发大红包。殊不知,伸过来的不是纤纤玉指,而是孙大圣的一阵老拳,可怜的春晚总导演吕逸涛苦中作乐地喊道:“打得好,一百分!”

如果吕逸涛是一位具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意识的的文化人,就不该把春晚当成权力的迷药,把十几亿中国人当成春晚的“童养媳”,别以为春晚是他独家独有,可以“任性”“猴塞雷”,这既是对春晚的侮辱,也是对亿万观众的侮辱。

100年前,辛亥革命打倒了中国皇帝,却没有戳破官员权力内心的傲慢。傲慢加上对自身地位的不自信,才导致官员推行各种意识形态性的宣教,试图让所有人的思想变得一致,而这注定是徒劳的。

新的一年里,让我们一起努力,让傲慢的神像在时光中风化、倒塌,并永不得修缮,毕竟我们都是一国同胞,彼此平等、尊重和信任,才会如春天里的阳光,让社会温暖,企业昌盛,家庭和谐,万物生长发芽,民族延绵不息。

(注:作者才让多吉,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不代表认同作者的观点。)

什么是处理器的勘误表 Errata?

最近Intel被曝出最新的第六代酷睿处理器存在Prime95下的bug,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大问题,后来了解了Errata,其实没什么!具体可下载Intel的官方文档。以下是Intel在2007年发表的博客文章,转载过来以供学习。

最近大家可能从不同的网站看到一些有关英特尔酷睿2处理器errata的报道,给不少用户造成了疑惑或者惊慌,我可以告诉大家,大家其实可以大放宽心继续购买和使用酷睿2处理器。 为什么呢?请听我慢慢道来。

什么是errata ? 从英文的字面意思翻译过来就是勘误表,这个词汇来源于出版印刷业,一本书刊印出版,但是发现一些错排、错字或错别字,一般的做法就是附上一张勘误表。其实,这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如果再版和修订,就会将已发现的问题解决掉。
那么处理器的errata是指什么意思呢?就是处理器设计完成后,在测试,验证和使用过程中发现的一些出现几率非常非常小——只有在按照特定的执行顺序,执行一系列特定的操作,才会出现的影响处理器某个特定功能不能正常工作的错误——而且这样的错误即使发生,对实际应用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熟悉软件开发的人也都知道程序中的微小错误叫bug(臭虫),如果是程序中的重大错误就不能叫bug了,应该叫设计缺陷。类比于程序中的bug,芯片和处理器的这些微小错误,我们称之为errata。

看到这里,大家也许会说,厂商为什么不能提供没有任何bug的软件和没有任何errata的芯片和处理呢?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产品。
就像著名哲人说的话一样:如果不会犯错误,人类就不能进步;如果不能发现错误,人类同样不能进步;如果发现错误但不认可错误,人类一样不能进步,因为你没有机会去真正的面对错误、避免和修正错误。
任何软件都有bug,任何芯片(包括处理器)都有errata。厂商要尽量杜绝的是产品中的出现的重大设计缺陷,以处理器为例,融合在设计过程中的繁复测试和验证,以及对样品和试产样品的大量测试验证,目标是发现全部的重大设计缺陷,以及绝大多数errata。对于重大设计缺陷,当然是必须修正。errata有别于重大设计缺陷,厂商要分析的是errata 出现的几率和对产品本身功能性影响的程度,然后分优先级在不同的版本中依次解决它们,有的甚至不加以解决。例如,如果一个errata 只是有一万亿次分一的几率会造成处理器的运行速度降低1%。
芯片和处理器errata 是业界共知的,都是技术层面的东西,大家都有约定俗成的解决办法。一般用户也没有兴趣想知道,即使有好奇心,想知道也可以从英特尔定期公布的处理器errata 白皮书中看到。这些errata有的是英特尔公司在处理器的测试和验证中自己发现的,有的是业界公司和人士在测试和验证发现的。

本着担负企业责任的宗旨,英特尔会定期发布已知的errata,而且有很长的历史了。另外,从1994年开始,英特尔除了继续和其他软硬件厂商共同解决errata,还为解决errata 提供了另外一个途径,就是以软件的方法升级处理器的MicroCode(微代码),一般BIOS都可以存放好几个不同型号处理器家族的修订微代码。所以,大家看到较为常见的做法就是通过升级BIOS 的方法解决处理器errata的问题。
回到我的博文的起始,关于近期被反复报道的“一些型号的酷睿™ 微体系结构处理器存在问题,并详细阐述了它们与操作系统之间产生的交互影响”。报道中出现的是errata,不是所谓的“重大安全问题”。这个errata是英特尔公司在为处理器作高负载极端耐力测试中发现的,出现概率微乎其微的小问题。即使如此,这个问题只会出现在早期的酷睿2处理器(去年夏天销售的产品),并且通过BIOS的升级就可以完全避免这个问题。
为了使大家更容易理解这类errata 对绝大数用户意味着什么,我打个比方。如果一辆小轿车设计的最高时速是300公里。假如这辆车的里程表只有在下面这些情况下才会出现1公里的误差(出现errata):超载1000公斤,坑坑洼洼、弯弯曲曲的道路上连续行驶1000小时同时保持 300公里的最高时速度,然后按照下面的操作顺序操控汽车并重复1000次:坡起,从1档加速到5档,空档溜车,刹车,原地左转3圈,再右转3圈。
大家一看就知道,上述情况在现实中发生的概率微乎其微,因为它的前提条件太苛刻,即使发生了,其危害也微乎其微。类比于这样的情况,很多errata就是这样的。

http://blogs.intel.com/china/2007/07/06/_errata_bug/

铁道曙光

锦程街起点

锦程街的起点,位于果园路上,中华大街以西,有两道铁道正交。当初拍下此景只为记下铁道,今日偶然翻看相册,觉得有种文艺范儿,随手发出来。摄于2015年12月4日晨7时许。

卖柑者言

作者:刘基
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溃。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置于市,贾十倍,人争鬻之。
予贸得其一,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则干若败絮。予怪而问之曰:“若所市于人者,将以实笾豆,奉祭祀,供宾客乎?将炫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为欺也!”
卖者笑曰:“吾业是有年矣,吾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
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默无以应。退而思其言,类东方生滑稽之流。岂其愤世疾邪者耶?而托于柑以讽耶?

 

明初年的大臣刘基,字伯温,元代末年中过进士,担任过一些小官。后来,他劝说朱元璋脱离红巾军领袖韩林儿建立的政权,独树一帜。朱元璋建立明王朝后,他被任命为御史中丞。
夏日的一天,刘基在杭州城里漫步,只见一个小贩在卖柑子。柑子是很难保存到夏天的,但刘基发现这小贩卖的柑子金黄油亮,新鲜饱满,就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他便去向小贩买了几个。虽然价钱是上市时的十倍,但觉得小贩能把柑子贮存到现在,也是很不容易的事,贵就贵些吧!回家后,刘基剥开柑皮,发现里面的果肉干缩得像破旧的棉絮一样,便拿着柑子,去责问小贩为何骗人钱财。
不料,卖柑子的小贩从容地笑了笑,说:“我靠卖这样的柑子为生,已经有好几年了。买的人很多,谁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先生您不满意。”接着,小贩说道:“当今世上骗人的事到处都是,岂止是我一个?请问,那些威风凛凛的武将,从装束看,比孙子、吴起还神气,可是他们真正懂得兵法吗?那些头戴高帽、身着宽大朝服、气宇轩昂的文官,难道他们真正掌握治理国家的本事吗?寇盗横行,他们不能抵御;百姓困苦,他们不能救助;贪官污吏,他们不能处置;法纪败坏,他们不能整顿。这些人一个个身居高位,住着华美的房舍,吃着山珍海味,喝着琼浆玉液,骑着高头骏马,哪一个不是装得道貌岸然、一本正经的样子?又有哪一个不像我所卖的柑子那样,表面上如金如玉,内中却像是破旧的棉絮呢?”
刘基听了小贩的一席话,哑口无言。回到家里后,就写了《卖柑者言》这篇文章。

祭奠我逝去的青春!

2005年12月,博客方兴未艾!还在读高中的我开始与网络结缘,从此搭上了博客大巴。那个时候的博客于我好像一个树洞,隐藏在屏幕之后,随便发发感慨,叹春哀秋,激扬文字,不知柴米油盐,不知天高地厚。一晃十年了,当初那个为网络而亢奋的青年,已蜕变成一个有家有业的普通人,混迹在这熙熙攘攘的名利场,幻想着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什么都变了!

高中算是我博客的探索阶段,大学算是成长阶段,读研期间博客已经离我渐行渐远,如今工作了,我觉得博客在我心中已死!原因有二。

一是实名惹的祸。2008年,我注册了个人域名,搭建主机,玩WordPress,这套装备一直支持到今天依然运行良好。但当初注册域名的时候,太幼稚,采用了实名,以为这样就可以在网上有自己的“个人品牌”,现在明白了,每个人都要夹起尾巴做人,有些话得烂到肚子里,不能说,即便是在网上。所以实名博客也就成了我言论自由的“紧箍咒”,翻看以前的博文还有些自己的原创,虽然生涩但很真实,而后期的文字多为转载,仅代表我对别人观点的一种态度,而这偏离了博客的本意。

二是个人心境。其实,假如域名不是实名的,我就会继续写下去吗?还是不会。人到了一定的年龄,生活的重心就不可避免地转移,以前一直关注网络,现在更多地是关注工作、家庭,网上的小打小闹已经激不起心中的波澜,可以说这是一种成熟,也可以说是一种麻木,或者称为丧失自我。虽然三十岁的我能买得起十岁时想要的玩具,能玩的起二十岁向往的电脑,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不需要这些外在的东西,如今的我更渴望一种内心的安逸,这种安逸是物质无法满足的。

时过境迁,这个网站建立有七年了,上面的文字已经有十年了,数据库依旧在,几年前的评论和Trackback依旧在,哪些图片也都还在,只是拥有这些东西的人变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深秋午后,突感悲凉,叹年华易逝,叹初心已改。就让这里成为一个冗长的墓志铭,祭奠我逝去的青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