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柑者言

作者:刘基
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溃。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置于市,贾十倍,人争鬻之。
予贸得其一,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则干若败絮。予怪而问之曰:“若所市于人者,将以实笾豆,奉祭祀,供宾客乎?将炫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为欺也!”
卖者笑曰:“吾业是有年矣,吾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
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默无以应。退而思其言,类东方生滑稽之流。岂其愤世疾邪者耶?而托于柑以讽耶?

 

明初年的大臣刘基,字伯温,元代末年中过进士,担任过一些小官。后来,他劝说朱元璋脱离红巾军领袖韩林儿建立的政权,独树一帜。朱元璋建立明王朝后,他被任命为御史中丞。
夏日的一天,刘基在杭州城里漫步,只见一个小贩在卖柑子。柑子是很难保存到夏天的,但刘基发现这小贩卖的柑子金黄油亮,新鲜饱满,就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他便去向小贩买了几个。虽然价钱是上市时的十倍,但觉得小贩能把柑子贮存到现在,也是很不容易的事,贵就贵些吧!回家后,刘基剥开柑皮,发现里面的果肉干缩得像破旧的棉絮一样,便拿着柑子,去责问小贩为何骗人钱财。
不料,卖柑子的小贩从容地笑了笑,说:“我靠卖这样的柑子为生,已经有好几年了。买的人很多,谁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先生您不满意。”接着,小贩说道:“当今世上骗人的事到处都是,岂止是我一个?请问,那些威风凛凛的武将,从装束看,比孙子、吴起还神气,可是他们真正懂得兵法吗?那些头戴高帽、身着宽大朝服、气宇轩昂的文官,难道他们真正掌握治理国家的本事吗?寇盗横行,他们不能抵御;百姓困苦,他们不能救助;贪官污吏,他们不能处置;法纪败坏,他们不能整顿。这些人一个个身居高位,住着华美的房舍,吃着山珍海味,喝着琼浆玉液,骑着高头骏马,哪一个不是装得道貌岸然、一本正经的样子?又有哪一个不像我所卖的柑子那样,表面上如金如玉,内中却像是破旧的棉絮呢?”
刘基听了小贩的一席话,哑口无言。回到家里后,就写了《卖柑者言》这篇文章。

祭奠我逝去的青春!

2005年12月,博客方兴未艾!还在读高中的我开始与网络结缘,从此搭上了博客大巴。那个时候的博客于我好像一个树洞,隐藏在屏幕之后,随便发发感慨,叹春哀秋,激扬文字,不知柴米油盐,不知天高地厚。一晃十年了,当初那个为网络而亢奋的青年,已蜕变成一个有家有业的普通人,混迹在这熙熙攘攘的名利场,幻想着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什么都变了!

高中算是我博客的探索阶段,大学算是成长阶段,读研期间博客已经离我渐行渐远,如今工作了,我觉得博客在我心中已死!原因有二。

一是实名惹的祸。2008年,我注册了个人域名,搭建主机,玩WordPress,这套装备一直支持到今天依然运行良好。但当初注册域名的时候,太幼稚,采用了实名,以为这样就可以在网上有自己的“个人品牌”,现在明白了,每个人都要夹起尾巴做人,有些话得烂到肚子里,不能说,即便是在网上。所以实名博客也就成了我言论自由的“紧箍咒”,翻看以前的博文还有些自己的原创,虽然生涩但很真实,而后期的文字多为转载,仅代表我对别人观点的一种态度,而这偏离了博客的本意。

二是个人心境。其实,假如域名不是实名的,我就会继续写下去吗?还是不会。人到了一定的年龄,生活的重心就不可避免地转移,以前一直关注网络,现在更多地是关注工作、家庭,网上的小打小闹已经激不起心中的波澜,可以说这是一种成熟,也可以说是一种麻木,或者称为丧失自我。虽然三十岁的我能买得起十岁时想要的玩具,能玩的起二十岁向往的电脑,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不需要这些外在的东西,如今的我更渴望一种内心的安逸,这种安逸是物质无法满足的。

时过境迁,这个网站建立有七年了,上面的文字已经有十年了,数据库依旧在,几年前的评论和Trackback依旧在,哪些图片也都还在,只是拥有这些东西的人变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深秋午后,突感悲凉,叹年华易逝,叹初心已改。就让这里成为一个冗长的墓志铭,祭奠我逝去的青春!

从1933至1937,蒋介石为抗战都做了哪些准备?

来源: 网易新媒体2015-08-26
文|卫诗婕 编辑|胡馨以 监制|张鹭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入侵东北,到1937年七七事变国民政府宣布抗日,足足六年的时间,中国民间抗日情绪高涨,一片抗日呼声下国民政府迟迟不肯宣战,甚至私下议和,令无数人怒其不争。

蒋介石曾在接见要求抗日的学生代表时说,“关于抗日情势,假如本人要想全国国民拥戴我,是最容易做到的。只要对日宣战,全国人民一定称赞我。我为什么不这样做……纵令不致永久灭亡,或者灭亡不过几十年或几百年,还是可以复兴的话。但是如果我们现在有方法可以使中国不亡,使中国不致受几十年或几百年亡国痛苦,我们为什么不采用!为什么反而愿意冒几十年或几百年的痛苦哟”。

从一些史料中可窥见,蒋介石的抗日之心一早萌生,无奈20世纪30年代初,中国国力羸弱,内有中共在野威胁政权,外有日本侵华;前有各列强瓜分,积贫积弱,后有日本蓄势待发、野心勃勃。国民政府内外交煎,毫无把握迎战。为了更有底气地开战,“使中国不亡”,蒋介石多方斡旋,过程中其抗日思想逐步清晰明确,并付诸实践,最早在1933年便开始了秘密备战建设。

中日军事实力差距明显

根据刘庭华《中国抗日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系年要录统计荟萃》,截至七七事变,中日的军事实力呈现出极大的差距。

“七七”事变前,中日陆军师级编制对比中,人数方面日本是中国的两倍,日本的枪械是中国的近三倍,轻机枪、重机枪、掷弹筒都达到了中国的两倍,野山炮更是达到了中国的五倍——中国12门,日本64门。按照数据估算,中国两个师还不一定达到日本1个师团的实力。

彼时,日本工业总产值达到中国的4.4倍(60亿美元对13.6亿美元),钢铁、石油、铜产量日本均是中国的百余倍。军用设施方面,中国基本无能力生产飞机、坦克、大口径火炮和汽车,而那时的日本在军工制造方面世界领先。

中国空军在七七事变时只有600架飞机,其中作战飞机305架,约为日本的19%。全部从欧美进口,维护困难。少量国产飞机因大多数部件需要进口而无法起飞。到抗战开始,只有223架飞机能参战,能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只有620人。而早在1920年代,日本海军旗下的十艘航空母舰在“太平洋战争”开始时,就已是世界上最大乃至最先进的航母舰队之一。

中国的陆军情况也不佳,总计200万人,步兵182个师,其中蒋介石中央政府直辖的只有70个师(所谓中央军)。这70个师中,有40个接受过德国人训练,装备较好。其他各师实力仅为编制数的50%-70%。军需补给、人员补充能力和日军有较大差距,征兵制刚刚在部分地区实行。

中国海军更是无法和日本匹敌,1937年6月,日本海军总计有舰船285艘,排水量115.3万吨。实力仅次于英美,居世界第三位。

“七七”事变前夕,中国海军共有120多艘舰船(包括东北海军、广东海军),总排水量11万吨,约占日本10%。其中,作战舰艇60多艘,排水量6万多吨。中国海军不但数量绝对劣势,而且舰龄老化,最大的巡洋舰海圻号是1896年光绪时代从英国进口的,舰龄已41年。装备最好的海琛号,是1898年从德国进口的,排量仅为2950吨,航速每小时19公里,有150口径舰炮3门,105口径舰炮8门,47口径舰炮4门,370毫米鱼雷发射管1具。日本的妙高、高雄等巡洋舰排水量是13000吨,航速每小时61公里,有200口径舰炮10门,127口径舰炮16门或8门,61口径4联装鱼雷发射管2具或4具。无论个头、速度、火力都高出中国几个档次。

即使这样惨淡的情况,相较于20世纪30年代初的中国军力,也已有了显著进步。

中国海军在甲午战败后一直没有恢复元气。1928年定都南京,海军只有34485吨舰艇。1931年第一次淞沪会战后有所重视,从日本购买了宁海号巡洋舰,自己建造了逸仙号、平海号巡洋舰,自己建造了10艘炮艇,进口了德国英国15艘鱼类快艇,改造了13艘旧舰。

1937年中国的航空工业才刚起步,六七年前的中国空军几乎是原始状态。国民政府在1928年才开始设立航空署,下辖4个航空队,只有24架飞机。1931年在杭州笕桥创办中央航空学校,尔后逐步收编各省军阀的航空部队,才正式建立了统一的空军。

数年内,中国除了在军事方面翻新了列阵,在国防工事、经济建设、外交求援方面,国民政府也是一早做了准备。在正式宣布抗战前的早期,蒋介石一直奉行“不抵抗政策”,多次强调“争取时间为抗日做准备”,从国民政府秘密进行的一些措施便可窥见。 继续阅读 »

定格历史:什么是下岗!

  下岗,是中国大陆的特有名词,即“退下工作岗位”之意,可能衍生自“上岗”一词。下岗职工特指中国国有企业在机构改革中失去工作的工人。下岗工人在官方的档案中仍属原工厂,但没有工资,实际上等于失业,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由中国官方首先提出并在中国内地所广泛使用的名词。

  1984年10月,中国共产党十二届三中全会发表《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标志着城市改革的开始,并在1985年全面展开。早在1956年三大改造完成后,公有制经济(尤其是国营经济)占据了90%以上的工业总产值,而且企业的生产经营脱离市场,一切产品生产由政府下达订单;掌握企业主导权的并不是工厂厂长,而是国家委派的干部——公方代表或上级党委委派的党支部书记。无论是国营企业还是极少部分的私营企业,工人一律不得被辞退,也没有相应的破产措施;部分亏损严重的企业只得由国家背负这些不良资产。缺乏竞争、不负盈亏的企业,在主观上没有研发新科技、扩大再生产的动机,与此同时,世界上大部分资本主义国家却大都抓住了科技革命带来的机遇,导致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大。

  邓小平早在1977年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便提出以科学技术带动社会生产力,1985年的改革更进一步打破了原有的计划经济理念:政府一方面扩大了企业的自主权,遣返私营企业中的公方代表,引入市场经济中的许多观念,发展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认可了私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和所处地位,并鼓励非公有制经济成分进一步发展以带动中国经济,打破了中国经济公有制成分一枝独秀的局面;抽回公方代表,逐步放宽私营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将企业纳入宏观经济的管辖范围内,与市场调节作用相互结合;对于生产盈利,不再坚持“一刀切”的均分政策,转而以按劳分配为主要的分配方式,以允许“少数人先富起来”的诱因为代价换来了企业的生产活力。对国有经济成分进行改组,由政府绝对控制经营转为政府拥有企业的绝对决策权,将一半经济活动权下放给企业,支持并鼓励负债企业兼并或破产。

1998年,深圳体育馆举行全市下岗工人再就业招聘会

1998年,深圳体育馆举行全市下岗工人再就业招聘会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政治地位极高的工人群体,被改革开放引入的政策所冲击,伴随着各地国营企业的倒闭,全国有数百万工人失业。中国政府将马克思主义与市场经济理论并相结合,试图缓和失业工人的情绪,并引入“下岗再就业”政策,大量安排“红帽子工程”来试图减少失业人口。

  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下岗问题,其实质上是政府的竞租行为造成的社会无谓损失。由于改革开放初期政府继续摆脱困难企业的包袱,并在能源、通讯、石油业等几个重要的领域获取垄断租金,以提供改革开放时期政府运营以及外交上所需要的高成本,并为官员提供较高的收入,下岗即是在这一过程中采取的制度改革所带来的结果。国家对所有国有企业实行利改税,以实现向垄断行业的企业收取巨额垄断租金的同时淘汰落后生产力。其对工人阶级造成的影响是垄断行业的国企工人变得富有而落后国企中大量工人失业。

  下岗实质是一种变相的失业,可以理解为“有中国特色的失业”,大规模正式下岗始自1997年(朱镕基总理任期)。虽然下岗工人失去工作,但仍挂属于原单位,且没有工资。若自行离职,则得不到劳动补偿。因此大量下岗工人因有长工龄,不希望连补偿也失去,所以多数下岗工人既无工作,也无收入。

  在国有企业体制改革过程中,出现了官员贪污腐败问题,造成了大量国有资产流失。下岗失业工人年龄多在四五十岁,对于大部分只有工厂经验而没有其他技能的工人来说,使这类人群的再次就业存在极大的困难。于此同时,伴随着医疗制度改革、教育制度改革、住房制度改革的多重打压,这类人群生活变得更加困难,成为中国现阶段城市贫困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与农民工一同被称为“弱势群体”。

  中国官方将职工大量下岗的现象定义为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的必然反映,是中国经济发展多年积累的诸多深层次矛盾的综合结果,也是在现有国情下,改革和发展过程中不可逾越的阶段。中国官方认为没有这个过程,国有企业就无法摆脱困难,更无法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随着改革深入、科技进步和经济结构的调整,劳动力的相应调整与流动也会经常发生,这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

Wi-Fi对人体有危害么?没有!

这个问题总是不断地被提及,简而言之,答案是不会。事实上,将您的问题换一个方式表述:假设您还会问到婴儿报警器,无线电遥控车,无线电话、蓝牙耳机、防盗报警器等等同样使用未经许可的无线频段的这些并不会引起您紧张设施。

比如,“家里放一个婴儿报警器是不是就跟微波炉大门敞开一样呢?”比较详细一点的答案就是:无线网络信号的强度比微波炉要弱十万倍。微波炉是一个定向的无线设备,工作电压很高同时作用距离也很短。无线路由器的工作电压要低得多,同时它向各个方向发射信号,使用距离也相对较远。

无线电信号和光、声波和引力一样遵循平方反比定律,即距离加倍,能量减少为四分之一。换言之,信号强度随距离增加衰减的很快。在通常的距离上,无线网络的信号强度弱到根本无需担心:他只是收音机、电视信号、交流电、家用电机和广阔的宇宙形成的“无线电烟尘”中的一部分。正如笔者的同事Charles Arthur指出的,无线网络信号的波长和宇宙背景辐射的波长相同:均为12cm。你要是还担心,干脆别出门了。

正如“Guardian”的读者们所知,电磁波谱包括了从波长非常长的无线电信号到波长极短的伽马射线的范围,其中就包括了可见光的波长范围。众所周知波长短于可见光的电离射线是有害的,例如紫外线,X射线和伽马射线。太阳光中的紫外线成分当然也是有害的,涂防晒霜吧。但是,波长比可见光长的非电离射线是无害的。包括红外线,微波和无线电波。由于使用2.45G赫兹的频段,无线网络信号和婴儿报警器及手机都属于微波波长的范畴。微波频段之后就是用于电视和广播信号的无线电频段,再长就是长波信号(仅以转播国际板球特别锦标赛和经济7频道热点信号著称)。

所以说,用电磁射线做危险的事情当然是有可能的,即使仅仅是用抛物镜将太阳光聚焦到罗马舰队的船帆上把整个舰队付之一炬(虽说这样的需求实在是少之又少)。同理,虽说用高压水流削铁如泥也是有可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冲个澡或者站在喷泉下面就会要人性命。

曾经有上百次尝试想要找出无线路由器或是手机与威胁人类健康有关。我们只能说无线网络信号没有潜在安全隐患,但却无法证明这个结论是错的。当然,将隐患最小化是有道理的,当然得针对那些主要的,而非那些无关痛痒的。如果要这么做,就得先拿手机开刀。人们使用手机通常距脑部很近,然而连接的无线路由或许远在别的房间(别忘了平方反比定律)。实验证明,打一通20分钟的电话,人吸收的微波辐射比使用一年的无线路由还多。20台笔记本电脑加上2个无线路由器的微波辐射差不多和一部手机相同。

家中的微波炉足够安全,因为它的设计就是用来确保它可以很好地抵御微波泄漏。但是你可以检测一下家中的微波炉是否存在微波泄漏的状况,或是在加热食物的时候离它远点(这里的“远点”大概是1米)。敞开微波炉的门应该是没有危险的,因为打开门的时候磁控管就会停止工作。但是,如果微波炉出了故障而且还继续在运转,千万别把身体的任何部分放进去。

如果你对无线网络信号非常龟毛,那就请和无线路由器保持1米或更远的距离,而且别在双腿上使用笔记本电脑,在是将电脑放在桌子或托架上。虽然笔者并不认为有什么风险,但是消除那些“不存在的风险”总归能让你觉得安全一点。

或者,你可以使用网线连接电脑或其他设备,这不仅可以避免使用无线网络,而且网速和稳定性也都会提升。当然,你仍然会收到手机信号还有邻居家的无线网络,还有附近的手机信号基站,远方的广播站和电视台信号。要想消除一些(还不是所有)此类信号,你得建造一个法拉第笼,基本上就是一个翻过来的微波炉(法拉第笼可以将微波信号阻挡在外而非阻隔在内)。

铝箔可以起到简易的法拉第笼的效果,你可以用铝箔把手机包住,拨打其他的电话试试看。如果电话里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说明铝箔起效了。笔者认为有些人做的太过了,他们把整个房间内部都用铝箔贴起来,相比之下一个锡箔帽子就要省事得多。当然这还能防止你被精神控制或是被读取心智。

终极方法,你可以搬家。去年,《电脑达人》杂志上的文章“是什么干掉了你的无线网络?把房子用锡箔包起来!”报道了某些业主把房屋用TF200型热防护绝缘材料全部覆盖住,不仅可以阻挡雨水侵袭还可以保暖。但是这种材料含有“结合在基底材料上的耐久、高亮、高纯度、高通透的铝箔层”,同样可以起到法拉第笼的作用。其他绝缘材料像是Celotaex纤维板也有同样的效果。饱受无线信号问题困扰的业主可以检查一下是否是家中的建材在作祟。

世界卫生组织就本文设计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过去三十年间,大约有2万5千篇关于非电离辐射的生物学影响和医学应用的文章发表。除了一些人‘觉得还应该有更进一步研究’的顾虑,这一领域的科学认知已经比大部分化学学科还要深入和广泛”。通过近期对已发表科学文章的深入综述,我们得出如下结论:不存在任何证据表明暴露在低强度的电磁场中会危害健康。但同时对生物学影响领域的知识仍然略有欠缺,有待进一步研究。”主要的研究空白是关于长期使用手机(10年以上)对儿童的影响。(较之成年人,儿童更易受电磁辐射影响,造成的后果或许要数十年才能显现)

笔者觉得,比无线网络更值得担心的事物比比皆是。例如,去年有超过2万5千人在英国的道路上丧命或严重受伤,2010年有超过8790例酗酒死亡病例。你从梯子上跌落而丧命(粗略估计英国及威尔士境内1例/周)的概率都远远高于死于无线网络信号。

最后问一句:放屁会污染大气吗?

Top